安吉律师,浙江律师,合同法律咨询

新闻分类

求直律师

联系我们

浙江求直律师事务所

总机电话:0572-5888111

邮箱:lawyer.qz@163.com

网址:www.ajlawyer.com 

地址: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苕溪路519-521号(县法院旁)

浙江律师: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求直风采

浙江律师: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

发布日期:2008-03-25 作者:本所编辑部 点击:

  在去安吉采访王义的路上,我的记忆程序便不由自主地打开,回放的是那精彩、难忘的一幕——
  2001年,在首届全国律师电视辩论大赛浙江赛区,几十名浙江律师界的辩论高手舌战杭城。而其中一位个头不高、面容清癯的辩手以他那娴熟的法律知识、清晰的思路、敏捷的反应、机智的辩驳以及他控制场上局面的能力,给人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就是浙江昌硕律师事务所王义律师
   这次有幸与这位出色辩手进行了零距离的对话,才发现一切都顺理成章,一切都是必然。透过王义赛场上那雄辩风采的背后蕴涵着的是他十年的艰辛与努力、十年的奋斗与追求。真可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
     
  人生像一条河,而决定这河水流程和归宿的是一个人的努力与追求。
    
  王义,1969年出生在安吉的一个农村。萌生当律师的念头,还是早在1985年读高中的时候。当年王义的父亲是大队书记,因法制教育的需要,一个盗伐林木案放在乡里开庭,父亲手头的一张旁听证就给了王义。少年的心是很容易受到“诱惑”的。一场旁听下来,王义迷上了律师。
  1987年,高中毕业的王义怀着对未来的那一份金色的梦想,参加了全国统一高考。可惜考得不理想,王义只得读了师范。毕业后在安吉县第四中学任教。那一刻,他是多么的遗憾和失望。但他不甘心,难道次生真的与律师无缘?

   现实生活中,机会无处不在,关键看你是否能把握。

  不久,王义就听同学说有个法律自学考试,他欣喜地去报了名。两年半的苦读,他顺利地毕业了。此时,他似乎觉得梦想离他越来越近。
  1993年,王义报名参加了律考。这是一段艰苦的日子。王义边教书边复习,天天熬到凌晨一二点。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如愿以偿了。那年安吉律师只考取了4个。

   也就是这年年底,王义辞职离开了学校。

   说起参加律考还有个小小的插曲。因为在律考的同时,组织推荐王义去参加公开招考团县委副书记。因考试的时间正好冲突,王义不得不作出选择。回忆往事,王义感慨地说:作为男人都会有点小小的权力欲望。但我很快就扼杀了这种欲望。毕竟当律师是我少年时代的梦想,而且这种梦想已深入我的骨髓。
取得律师资格以后,王义在乡镇法律服务所干了一年。因为那时候都是国办所,进人很难的。直到1995年,王义终于成了安吉第一个国办所的聘用律师。当时,王义除了欣喜之外,更多的是压力:没有案源,没有经验……而他又那么的不甘人后。于是,他抱定一个信念:一定要发奋的努力,用实力证明自己,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律师是一个以知识和智力为他人提供服务的职业,没有扎实的专业理论知识是不行的。王义决定先打好理论基础,他为自己制订了一套系统的学习计划。他说他要“充电”,要“恶补”。从此,他没了休息天,没了节假日。现代年轻人时尚的休闲、娱乐与他无缘;亲情友情也被抛在一边。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
 
  1998年,人们第一次对王义刮目相看了——他从湖州市律师实务理论研讨会上捧回了论文一等奖的奖杯。这在安吉是从未有过的。
  但王义并未就此罢休。即使是王义的律师业务已非常红火之时,他也没有放弃理论学习,也没有停止过笔耕。自然他的收获也是沉甸甸的。1998—2002年5年间,王义撰写的论文连续在湖州市律师实务理论研讨会上获奖。其中4篇获一等奖,1篇获二等奖。在相应年份的浙江省律师实务理论研讨会上分别荣获二等奖、三等奖、论文奖。取得这样骄人的成绩,这在湖州市律师界也是绝无仅有的。
   王义说:我就是比一些律师舍得在理论上化时间,因为我深深地体会到,这是提高办案水平所必须的。
  2000年,无论是理论水平还是业务水平都已成熟的王义,作为合伙人之一发起成立了安吉县首家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开始了他新一轮的奋斗。
    
   职业的性质和法律的要求决定了律师必须认真负责,一丝不苟。

 

  1999年2月底,被告人万某某等3人涉嫌密谋盗伐一棵国家二级保护植物银杏树。这算是安吉县的一桩大案,县委领导明确要抓。
  1999年8月22日,县人民检察院对3被告人提起公诉。
   王义接受被告人万小元的委托后,立即去了作案现场。首先引起王义注意的是:作为本案物证的“龙锯”有这么宽,与树桩的断面根本不符。

   这显然是一个极易疏忽的“细节”。

  王义马上为之兴奋起来。要知道,任何一个疑点往往会成为案件的“突破口”。为此,王义不辞辛劳又一次去案发地找了很多当地的农民了解情况,采取了许多证人证言。
   经过仔细的阅卷,深入的调查、取证和综合分析,在1999年10月11日上午,万小元案开庭审理时,王义当庭提出了令人震惊的观点:本案证据不足,被告人无罪。
   法庭上,王义在例举了本案证据之间存在的种种矛盾之后。他特别强调本案最重要的一个疑点是:根据辩护人从现场遗留的树桩拍摄的照片显示,这棵被盗的银杏树树桩断面,是两个有较大幅度弯曲的弓形园面,而且,在这两个弓形园面上,均匀地分布着若干波浪形起伏、形成明显的沟壑,稍有伐木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棵树不可能被又宽又厚的“龙锯”锯倒。但控方指控的犯罪工具恰恰是“龙锯”。因此,我们再次要求将控方提交的犯罪工具——龙锯做一次实验,看看锯条弯曲到这种程度是否拉得动,断面会不会形成波浪形起伏。
   王义在重拳之后,又给控方致命一击。他说:本案重要证据取证违法。
  本案的一个重要证据——浙江大学《鉴定书》,其合法性存在严重缺陷:
  1. 刑事案件侦查过程中,应由司法人员两人以上共同办案,以便监督,但本案将检材碎木屑送检过程,只有一人单独进行,该过程失去监督。
  2. 检材——碎木屑的来源不合法。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勘验时必须持有公安机关证明文件;勘验应当制成笔录,由参加勘验的人和见证人签名或盖章。但本案中,勘验人既没有取得公安机关证明文件。也没有制作勘验笔录,提取碎木屑更没有制作提取笔录,对提取的碎木屑也没有采取封存措施,并让当事人签名认可。程序严重违法。
  3.《刑事诉讼法》还规定:侦查机关应当将作为证据的鉴定结论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如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提出申请,可以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但本案鉴定结论未依法告知被告人。
   法庭上,公诉人对王义 提出的辩护观点顾左右而言他,没有作出合理的解释。
  最后,虽然本案很受县领导的关注,法院没有当庭作出判决。但在随后政法委召开的一个协调会上,法院的观点很明确:要么撤诉,要么判无罪。显然,法院对王义的辩护意见是照单全收。在这个很具“中国特色”的协调会以后,不久检擦院就撤回了起诉。王义获得一个完胜。于是,王义在安吉开始小有名气。
 
   新的法学理论发展很快,而涉案的专门知识往往又非常深奥、庞杂,他开始涉足网络
 
  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以后,王义的案子越接越多,涉及的面也越来越广。如今,他每年平均要办理四五十个案子,加上法律顾问,他明显感到时间不够用了。为了保持以往优良的服务质量,他开始思索如何更好地提高工作效率。很快,他把目光瞄准了网络。
  2001年,王义代理了一起医疗赔偿案。
  本案原告陈苗凤2000年4月24日因头疼请被告人村医王新利诊治,王配给原告陈苗凤“卡马西平”片剂52片,但未按诊疗规范作出医嘱。而原告服用该药44片后,全身瘙痒并出现红疹,其先后到村卫生室、镇卫生院、县第一人民医院就诊,但均未好转。5月14日,原告病情加重被转送浙医大附属二院住院治疗。陈苗凤因服用“卡马西平”后所引起的大疱性表皮松懈坏死型药疹,苦不堪言并一度生命重危。为此,村里多次作过调解,均因王新利拒赔而失败。王新利的理由是:1.有医生用药是试试看的。2.药是你自己吃下去的。3.发病后卫生室、卫生院都看过,不一定是吃我的药吃坏的。
  于是,2000年7月11日原告只得向县卫生局申请医疗事故鉴定。然而,12月13日县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的鉴定意见书认为:1.根据临床资料,诊断明确为大疱性表皮松懈坏死型药疹,但是否卡马西平过敏所致缺乏确切依据;2.……。鉴定结论为:该起医疗事件不属医疗事故。
  正当陈苗凤一家一筹莫展之时,恰逢安吉《竹乡周末》报与王义所在的事务所联合开展3.15特别行动,事务所决定指派王义、夏乐庚为陈苗凤免费打这场官司。
   2001年3月28日,原告陈苗凤诉诸法院。
   医疗官司专业性很强,光靠法律知识显然是不够的。于是针对本案明显偏袒被告的权威性鉴定,王义在计算机互联网上登录了多家有名的医学网站,查阅了许多有关本案的医学资料,如:三叉神经痛的常规治疗方法;神经痛及神经炎的区别;卡马西平说明书(包括适应症、不良反应、用量用法等);卡马西平致中毒性表皮坏死松懈型药疹死亡一例等等。光下载的资料就有几十页之多。同时他还向有关部门作了调查走访。
    由于资料掌握的全面,案情分析的透彻,加上庭前准备的充分,本案开庭时,王义俨然像个医学专家,所有的观点都毋庸置疑。他认为:
  第一, 被告王新利在对原告的诊疗服务中有严重过错行为。
  据有关资料显示,卡马西平的副作用较大,对肝、肾、骨髓造血系统都有损害,可使粒细胞减少、机体抵抗力和免疫力下降,长期服用可使患者记忆力和反应能力下降。此药是治疗癫痫及三叉神经痛的药物,而原告是曾因头顶外伤而遗留的头疼,这个原因被告王新利是清楚的。然被告王新利仅凭原告右太阳穴处有定时发作的头疼,就诊断后三叉神经痛。而三叉神经痛的临床表现为:疼痛发作突然,常从面颊、上颌或舌前部开始,很快扩散;疼痛剧烈难忍,有针刺样、刀割样、触电样、撕裂样。被告王新利在未经确诊,未出具病历,未开具处方的情况下,一次性配给原告陈苗凤“卡马西平”片剂52片,不但计量偏大,而且对该药服用方法、不良反应及注意事项未作出明确医嘱。其行为已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药品管理法》的规定。
  第二,被告的过错行为与原告出现药疹这一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
   原告是服用了被告王新利配给的“卡马西平”引起的大疱性表皮松懈坏死型药疹这一事实已由安吉县第一人民医院出具的医疗诊断证明书、浙医二院的出院医嘱及注意事项充分证明,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被告王新利认为原告出现药疹与其个体差异有关,是无法预见的,属不可抗力,恰恰证明了被告王新利缺乏医学常识和其的无知。卡马西平会引起大疱性表皮松懈型坏死药疹型药疹在临床医学上已有明确定论。因此,被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法院基本采纳了王义的代理意见,于2001年9月24日判决被告王新利赔偿原告陈苗凤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住宿费、鉴定费及打字.费共计9557元。 
   陈苗凤自然是非常高兴,逢人就说:我请了一个医生律师。法官也戏言:王义你啥时候给我也看看病。如今王义善打医疗官司在当地也很有点名气,经常有慕名而来的当事人,有法官、律师介绍来的亲戚、朋友。而王义则坦率地说:我只是比较善于收集和分析资料而已,互联网对我办案帮助的确很大,它的优点是资料新而全,收集起来快捷而便利。
   现在,王义已经离不开电脑了。他在电脑里装了好几个法律、法规数据库软件,因此查找资料特别方便。同时,为了繁忙的工作更有秩序、更有条理,他还在电脑里装了个小秘书软件。这样一来,他可以将几天、几十天(甚至更长时间)以后的某一天的工作安排事先输入电脑,然后设定提前一天提醒,那么到了那一天电脑就闹铃、发光提醒你。所以,王义的工作从来都是井井有条的。
  2002年6月,王义还开设了个人网站,设有常用法律法规、你问我答、以案说法等栏目,用以解答法律咨询、提供相应的法律服务。王义的网站不仅形式活泼,而且内容丰富。几乎难以想象:一个人要有多少的时间和精力才能把这些都做好。王义就是这样一个勤奋且不知疲倦的人。
      
  一个律师办案不可能永远胜诉,关键看你该说的说了没有,该辩的辩了没有,该做的做了没有。

 

   王义对律师事业的追求是多方面的。他非常崇尚做律师要做得硬气,做律师要做得坚持原则,做律师要做得有尊严。
   1997年10月,安吉吉庆桥村47岁的农民屠小苟因车祸被撞断两条大腿,到安吉县第一人民医院治疗。10月28日,医生为他做了钢板内固定手术。12月18日屠小苟出院回家休养4个后,仍感到左腿很疼,到医院检查发现钢板已经断裂。1998年5月5日,屠小苟不得不做了换钢板手术。然而,又休养4个月后,他感到右腿很疼,第三次到县医院检查,发现右腿钢板上的一颗螺丝掉了。1999年4月,因左腿疼得厉害,他第四次到医院检查,结果是左腿钢板又断了两颗螺丝。但他已无钱再做手术。经多次与医院交涉均无结果
  1999年6月,经人介绍屠小苟聘请了王义为代理人向医院讨说法。在律师的帮助下,6月17日屠小苟申请医疗事故鉴定。可是,7月5日县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认为:“手术所用钢板均来自正规厂家的合格产品,术后钢板断裂与手术无直接关系,考虑与骨愈合本身及术后过早负重有关”。结论为:不属医疗事故。
   1999年7月22日,在律师的指点下,屠小苟诉诸法院。但是经当事人多次催问法院就是不立案。
   当事人受伤至今已近两年,精神和肉体上都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于是,王义愤然上法院论理,不料法官要求当事人先作钢板质量鉴定后再诉。王义不干:“你拿出法律依据来。”法官不屑地说:“那是我们领导定的,你去问我们领导。”王义不甘示弱:“只要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的规定就可以起诉。”说完就去找法院领导。
   最后,在王义的坚持和努力下,本案于9月10日立案,2000年1月28日开庭审理,2000年5月10日调解结案,为当事人争取了4.8万的赔偿款。屠小苟非常满意,直庆幸自己请了个敢碰硬的律师。
  王义说:十年来,在办案过程中与公、检、法的磨擦大大小小都有过,不少人劝我要注意方法。我认为所谓的方法就是——妥协。我不愿也不能这样做,作为一名律师,我不可以放弃原则、牺牲当事人的利益为代价,去给自己争情面。
  有一个刑事案子,王义担任了被告人的辩护律师。法官在开庭前一天通知王义:明天开庭,立即遭到王义的反对。法官显然对王义的“硬气”估计不足,第二天照样开庭,可左等右等王义就是不来,法官不得不耐着性子给王义打电话以解燃眉之急:“公诉人来了,犯人也押来了……”还是被王义断然拒绝。理由很简单,却又非常过硬:“法律规定应提前三天通知律师,我时间不够怎么可能很好地为被告人辩护。”
  王义就是这样一个敢说敢辩敢做的律师。浙江求直律师事务所提供合同法律咨询服务。


本文网址:http://www.ajlawyer.com/news/810.html

关键词:安吉律师,浙江律师,合同法律

最近浏览: